--早上,真田家--

真田母亲正在做早餐,这时电视上正播放着天气预报:

“即将进入秋季,气象台检测到未来1-2天将会出现大气不稳定状态,可能会迎来逐渐增强的暴雨。出行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凳币欢ㄒ⒁獾孛媸?,小心驾驶?!?/p>

而这时,真田从楼上走下楼梯。

“早上好?!?/p>

真田母亲把热腾腾的面包和鲜奶摆在了桌上后,对真田说道:

“早上好。对了,将也。今天可能会下暴雨,记得开车一定要穿雨衣哦?!?/p>

真田把面包吞下,咀嚼着食物并回答道:

“知道啦?!?/p>

十几分钟后,真田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

“路上小心哦?!?/p>

“好啦知道了!”说完,真田开着电动车驶向道路尽头。

真田母亲看着天边远处的一大片乌云,心里想着:

“感觉今天会有事情要发生啊......”

来到校门,真田碰巧遇见小宫和美琦等四人,五人开始谈起昨晚烟花大会上拍的照片,有说有笑。场面非常和睦。美琦和真田与小宫的相遇仿佛是命运的安排,如果不是美琦碰巧坐在彻和薰的旁边偷听到出租屋的事;如果小宫没有考上东艺大......一切的一切,像是尘埃落定。但无论怎样,五人因为“奇?!弊咴诹艘黄?。对于他们来说,一定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在等待他们吧。

--临近下午,休息室--

五人看向窗外的天气开始阴暗,下起蒙蒙细雨。

“呀,今天天气真够糟糕的?!背箍嗄盏厮档?。

“早知道今天要下雨准备好雨伞啊......”美琦皱起眉头说道。

而真田和小宫正在分享着自己的便当,似乎没有被外边的天气所影响。但小宫并不知道,一个不详的预兆正在逐步接近她......

“滋滋滋滋滋滋~~~”

小宫的口袋里传出手机震动的声音,她立刻放下叉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一个小宫从不认识的电话号码。

“喂?”

手机里传出了一名陌生男子的声音,而身影略带些沉重:

“那个......请问是小宫藤一的妹妹吗?”

“我是,那请问你又是谁?”

“我是藤一的大学同学,这么仓促地打来真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啦,找我有事吗?”

“是关于你哥哥的,你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愈发低沉,这让小宫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安。

“嗯,请说?!毙」谰尚ψ潘档?。

“一个小时前,我和藤一还有几个同学准备回大学里进行乐队练习,可能地面湿滑......一架失控的私家车撞向我们,藤一为了救我......”听到这里,小宫感觉神明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明明昨天把照片发给哥哥,怎么今天就......

“我哥哥怎么了?我哥哥怎么了?!”小宫大声喊道,其余四人突然被小宫的声音惊到了。

“藤一被车撞到......留了很多血,现在正在医院做手术......”小宫心里彻底地慌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经受如此残忍的事实,父母也是,现在轮到自己的哥哥。她早已忍受不住内心的压抑,眼泪开始往下流:

“哥哥在哪家医院做手术?!”小宫激动地喊道。

“西横滨国际综合医院......”一说完,小宫直接挂断通话,含泪冲向门外,事情来的非常突然,四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真田立刻追了上去。

“部长?怎么了?!”彻和薰说道。

“小宫酱?!”美琦发现小宫的相机支架都忘记拿,真田这时喊道:

“你们先保管着!”

天气逐渐变差,雨也越下越大。雨水击打地面的滴答声,让众人都绷紧了神经。小宫不顾雨势,莽撞地驾着自行车驶向校门。而真田顾不上早已准备好的雨衣,直接开着电动车去追小宫。

“惠那这是疯了??!”

--上野站门口--

小宫提起肩包,放倒自行车后冲进车站,这时的她早已全身湿透;而真田也速速赶来了。

“那个!请问开往东京的列车什么时候到?!”

“对不起,由于电车发生严重故障,目前所有开往东京的列车现已暂时停运,如果重新运作需要等三个小时......”站内服务员正在解释状况,而小宫则心如刀割,因为哥哥是小宫唯一的亲人,父母的离世对她来说让她从此蒙上了阴影,她不想再看到身边的人再次离她而去。

真田跑向柜台,看见情绪激动的小宫正被月台员工阻拦,他立刻跑了过去拉着小宫的手说道:

“惠那,你到底在干什么!”而当小宫回头,真田看到的是一个早已泪流满面的她。

“哥哥......哥哥她......”听到小宫的哥哥遇到交通事故的消息,真田表现的非常震惊。

明明昨晚玩的那么开心,为什么现在会发生这种事!

小宫跪在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而真田只能抱着她给予安慰。

时间已是傍晚,但天空早已是灰蒙蒙。雨势慢慢变小,真田把小宫接回来自己家。

真田扶着身体虚弱的小宫走到家门前。

“叮咚~~”真田母亲和绘莉听到门铃响起一起走向大门,但她们想起真田应该没那么快就放学回家。

打开门,看到的是全身湿淋淋的真田和小宫。

“你们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湿的?”母亲不解地问道。

“小宫姐姐?”为什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绘莉也疑惑地问道。

“晚一点再跟你们解释,妈妈和绘莉,你们先送小宫去洗澡和换件衣服吧?!蹦盖缀突胬蛞磺蟹鲎判」呦虺辶狗?,小宫的眼睛早已哭的露出红丝,表情流露着无奈和悲伤。这时候的小宫感觉“重"很多了,以两人的力气似乎扶不动她,真田从未见过小宫会是这副模样。面对小宫的处境,自己却是束手无策。

真田拿起吹风机,想把小宫的肩包和里面的东西都吹干净,可能小宫冲出车站时,肩包都忘了拉好链吧。这时,小宫的手机响了--是彻打来的。

“喂?是清水啊?!?/p>

“怎么会是你?部长她怎么了,下午像疯了一样跑出去,连课也不上了?”

“嘛,说来话长啊......”

真田把小宫哥哥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告诉给彻。

“怎么会这样......”

“是啊,看着小宫憔悴伤心的样子,我真的很担心她......”

这时手机里又传来了美琦的声音:

“真田同学?小宫酱她没事吧?我们都很担心她啊?!?/p>

“不用担心,现在妈妈和妹妹在陪着她呢......对了,美琦同学,叫彻和薰帮我和小宫这几天向学校请个假,等后面几天天气好点的话,我想和小宫去镰仓那边探望小宫的哥哥?!?/p>

“没问题......(这时传来彻的声音)要不我们一起去吧?”

“你和山口不是明天有课吗?不用担心了,我会好好照顾好小宫的?!?/p>

“那部长就交给你了!”薰喊道。

说完后,小宫的手机又显示出小宫藤一的大学同学的手机号码。

“喂,是小宫的妹妹吗?”

“本人正在休息,我是小宫惠那的同学真田将也,请问你是谁?"

“哦,我是她哥哥小宫藤一的大学同学?!?/p>

“小宫的哥哥现在情况怎么样?”

“刚刚做完手术,医生虽然说手术很成功,但他说藤一的头部曾受到猛烈撞击,右手也出现中度骨折的情况,所以藤一能否醒来也要看他自己的意志力了?!?/p>

“这样啊,谢谢你告诉我,我会转告本人的?;褂芯褪堑忍炱煤笪一岷托」匆皆旱??!?/p>

“那好吧,这几天有什么消息会在打过来的?!?/p>

“嗯,再见?!?/p>

挂断通话后,真田望向二楼的房间,他心里非常清楚--小宫正处在悲伤与痛苦的情绪当中无法自拔,他必须要想办法让小宫重新振作起来。

真田整理好小宫的物品后,走向二楼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