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长,我们进来了?!?/p>

“好,进来吧?!?/p>

学院长把手中的书放在桌上,扶着眼镜看向走到跟前的达里安和澜,脸上露出了一丝内疚。

“对不起,达里安,芙妮特认为你不会乖乖服从命令,所以禁止雅博和丽丝莉特告诉你即将离开的消息,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这件事?!?/p>

“芙妮特大人的行动我能理解,但就算福音机关不允许我前往战场,我也必须要去那里才行?!?/p>

“关于你做的梦,还有遇到一个神秘男人的事,我已经听公爵说了个大概,你再详细讲给我听听吧?!?/p>

达里安点了点头,把这些天的事情详细叙述了一遍,学院长皱紧眉头,捂着嘴仔细沉思了起来。

“在听说腓烈制造芙妮特和席蕾娅的时候,我对这两个号称人类最强的存在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判断标准。直到亲眼见到芙妮特之后,我才明白她究竟有多么的强大,甚至比起我以前战争时所遇到的S级恶魔也不遑多让??墒悄闳慈衔?,那个神秘男人比芙妮特都还要更强吗?”

“是的,我曾经分别与席蕾娅和芙妮特战斗过,我非常明白她们究竟有多么的强大,但是那个男人比起她们更加深不可测。虽然我没有亲眼目睹那个男人的实力,不知为何我心里却能够确信这一点?!?/p>

“芙妮特和席蕾娅是因为神造人形的细胞而诞生的产物,如果这个男人比她们还要更强,那么他一定不会是普通的人类?!?/p>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既然巴洛德通过与恶魔的细胞结合而获得了更加强大的力量,那么这个男人或许又是笑面人的杰作也说不定?!?/p>

“笑面人吗?”

学院长沉吟了一会儿,随即打开抽屉,将一封信递到了达里安手中。

“学院长,这是?”

“你看看吧,这是今天早上寄到学院里来的?!?/p>

看着学院长凝重的神情,达里安心里顿时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他接过信封,上面潦草地写着几个大字——“达里安亲启”,旁边还画了一个笑脸的符号。

达里安眉头一皱,快速把信封撕开,摊开信纸细细看了起来。

“尊敬的达里安小兄弟,你已经和那个男人见过面了对吧?如果你侥幸活了下来,并且还能看见这封信的话,那么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来战场哦,否则你这次真的会死掉的。(笑)”

文字里熟悉的语气让达里安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看着达里安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澜有些担忧地拉了拉达里安的袖口。

“哥哥,信里写的什么?”

达里安默默地把信纸递给了澜,澜把信纸拿在手中读了一遍,慢慢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这是笑面人写的吗?”

“是的,这种语气一定是他没错?!?/p>

“果然是笑面人吗?澜,麻烦你给我看看?!?/p>

学院长把信纸接过,几秒钟之后又抬头朝着达里安看了过去。

“这样说来,那个男人和笑面人果然是一伙的了?!?/p>

达里安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捏紧了双手。

“最担忧的状况还是发生了,笑面人果然没死,而且还介入到了这一次的战争之中?!?/p>

“可是他之前的的确确是死在你和澜的面前对吗?”

“是的,他的确是死了,而且是席蕾娅大人亲自杀掉的?!?/p>

“也就是说,他就算身体被消灭了,也能复活吗?这么可怕的敌人,我们却对他的情报完全一无所知?!?/p>

说着说着,学院长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达里安身前郑重地按住他的肩膀。

“达里安,所有的情报,我都会用我的渠道向总部传达,不出意外,几日之内便能到达腓烈那里,但我还是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是否要前往战场。我明白你担心法尔比,不过他的实力实际上更胜于你,更何况整个福音机关的精锐都全部聚集在那里,如果真的出现了连他们都无法对付的状况,那么就算你去,能起到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p>

“学院长,我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去那里?!?/p>

学院长看了达里安良久,点头长叹了一口气。

“达里安,你不仅是我们学院优秀的学生,而且也已经成长为一个出色的男人了,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我一定会把你送到战场上去。只是法尔比曾经嘱托我要好好照顾你,看来我今天又要食言了,等你见到法尔比之后,代我向他道歉吧?!?/p>

“谢谢你学院长,我总是给你添麻烦?!?/p>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好了,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找我,到时候我会告诉你该怎么做?!?/p>

达里安朝着学院长鞠了一躬,牵着澜从办公室离开。

“哥哥,你真的要去吗?”

下楼梯时,澜突然说出的话让达里安有些惊讶地转过了头。

“澜,你不想我去那里吗?”

“……”

澜踌躇了半晌,并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把达里安抓得更紧了一些。

“千万不要来战场哦,否则你这次真的会死掉的?!?/p>

笑面人的信又浮现在脑海,达里安突然明白了澜为什么看上去这么忐忑不安的原因。

上一次在笑面人和席蕾娅手中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这一次所面对的情况说不定比上次还要更加险恶,澜也一直在为我的安危担心着吧。

达里安蹲下身,把澜紧紧抱在了怀中。

“对不起澜,我找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有了爸爸的消息,所以这次的战争我必须去?!?/p>

“我知道,我也担心爸爸的安危,但是哥哥,我,我……”

澜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感受到怀中那不安的颤抖,达里安不由得把澜抱得更紧了一些。

“整个福音机关的精锐都集中在了那里,而且还有使徒大人们,放心吧,不会有事的?!?/p>

澜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一起沉默了下来。

聚集在战场上的军队实力有多厉害,达里安和澜心里明白,那么笑面人自然也明白。

但既然笑面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写信挑衅,那么也就代表着,这次的情况一定会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还要恶劣。

所以不管是达里安还是澜心里都清楚,刚才说的话终究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

从学院回到安洁莉娅的宅邸已经是傍晚时分,刚走进房门,就听见了蓓儿焦急的喊声。

“二小姐,不要跑那么急,请等一等?!?/p>

“不要管我!”

帕丝丽安从扶梯上冲了下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达里安连忙迎上去把她扶住。

“怎么了?”

帕丝丽安抬起头,脸上依稀还能看到泪痕,她睁着通红的双眼看了达里安一会儿,突然伸手拽住了达里安的胳膊。

“你回来的正好,跟我上去!”

“等等,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还不都是因为你!”

正在嚷嚷着,蓓儿也从扶梯上跑了过来,焦急地站在帕丝丽安身旁。

“二小姐,你不要生气,小姐她……”

“住嘴!”

帕丝丽安大吼了一声,咬着嘴唇转头看向达里安。

“姐姐她现在无论如何也要跟着你一起去战??!快跟我走,你去告诉她让她好好待在家里哪里也不去!”

达里安愣了半晌,神情渐渐变得认真了起来。

“安洁莉娅在哪儿?”

“在爸爸的书房?!?/p>

话音刚落,达里安就一个人冲上扶梯,朝着书房的方向直奔而去。刚跑到二楼走廊,就看见站在书房门口的柯妮特哭丧着脸跑了过来。

“达里安,你总算回来了,呜呜呜?!?/p>

“安洁莉娅和公爵大人在书房吗?”

“嗯嗯,快去帮忙劝劝小姐吧,她和老爷都吵了好几个小时了,刚刚还把二小姐给气得跑了出去?!?/p>

达里安点了点头,快步走到书房门口,正巧听见里面传来了公爵生气的吼声。

“安洁莉娅,你还要给我胡搅蛮缠到什么时候!”

随着拍桌子的声音响过,屋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履萏乇幌诺盟趿怂跎碜?,看了达里安一眼,战战兢兢地敲了敲书房的门。

“达,达里安回来了……”

柯妮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门,达里安踏进书房,看见公爵正站在书桌前和安洁莉娅怒目而视,身旁的公爵夫人也是红着眼圈,看起来似乎哭过。

尴尬的气氛让达里安有些难以开口,等了几秒钟,公爵吸了口气,严肃地朝达里安看了过来。

“学院长那里怎么说?”

“我已经和他好好谈过了,学院长让我明天再去找他,到时候他会想办法?!?/p>

听了达里安的话,公爵点了点头,又重新把目光投向了安洁莉娅。

“你……”

“不用说了,无论你怎么阻止我,我也会去的?!?/p>

安洁莉娅斩钉截铁地回瞪了过去,随即又转头看向达里安。

“我明天和你一起去找学院长……”

“安洁莉娅,不能这样做?!?/p>

达里安打断了安洁莉娅的话,走上前去掰住她的肩膀。

“留下来吧,这是我的事,你没有必要牵扯进来?!?/p>

“你会去的对吧?!?/p>

“我和你不一样,我的爸爸在那里,所以我非去不可??墒悄愕募胰嗣嵌荚谡饫?,不要让他们担心好吗?”

“但你爸爸不是让腓烈大人下令禁止你去了吗?他也担心你的安危,那你怎么不听你父亲的话,乖乖留在城里呢?”

“我……”

见达里安一时语塞,安洁莉娅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把达里安轻轻推开。

“好了,不用再说了。在知道你父亲的下落之后,我就猜到你一定会去那里的,所以我也早就做好了决定。更何况听了澜说的那些事之后,我就更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那儿了?!?/p>

“不行!”

达里安猛然拽住安洁莉娅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的面前。

“你根本就不清楚这次是什么情况,就在刚才,学院长给了我一封信,那是笑面人寄来学院挑衅我的。笑面人没有死,他复活了,而且还有一个比芙妮特和席蕾娅更强的人协助他?!?/p>

“那又怎样,你不也还是会去的吗?”

“我说过了,我是因为……”

“那就行了,只要你去,我也一定会去。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会改变主意?!?/p>

“但是……”

“但什么是啊,啰嗦死了!老是抓着我的手干嘛?快点把我放开!”

安洁莉娅生气地把达里安的手甩开,突然脚步声响起,蓓儿、澜、帕丝丽安也紧跟着来到了书房之中。

看着帕丝丽安有些红肿的眼睛,一丝歉疚从安洁莉娅脸上闪过,但紧跟着又换上了不屑的冷笑。

“哼,你不是说不管我的事了吗?又跑回来干什么?!?/p>

帕丝丽安瞪了安洁莉娅好一会儿,抬手擦了擦眼角,把房门给让了出来,紧跟着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外响起。

“真是热闹啊,没想到这么多人都在这儿?!?/p>

“外公,你怎么来了?”

看着被汉娜搀扶进来的尤比乌斯大公,安洁莉娅连忙迎了上去,帕丝丽安却抢先一步挽住大公的胳膊。

“外公,姐姐最听你的话了,你快让她好好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p>

帕丝丽安一边说着一边朝安洁莉娅吐了吐舌头,公爵夫妇也跟着迎了上来,扶着大公坐在了屋里的沙发上。

“好了好了,你们也太夸张了,我的身体还健康着呢,别扶了,你们也坐下吧?!?/p>

大公摆了摆手,拄着拐杖看向一旁的安洁莉娅。

“怎么了安洁莉娅,又和你父亲弄得剑拔弩张的,给外公说来听听?!?/p>

“这个……”

安洁莉娅有些为难地拨弄着自己的发梢,公爵重重地叹了口气,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全都告诉给了大公。

听着公爵的叙述,大公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严肃,他抬起头,仔细在安洁莉娅和达里安之间看了好一会儿。

“果然是这么回事,形势看上去有些严峻了啊?!?/p>

见大公神色凝重,公爵怔了怔,稍微把身子前倾了一些。

“父亲大人,你说‘果然’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场战争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有些奇怪,虽然说是面对S级的恶魔,但按照我对腓烈的了解,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把所有使徒都聚集在一起,更何况还征召了各地的贤者?!?/p>

公爵似乎从大公的话中想到了什么,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一旁的帕丝丽安则是不以为然地插了一句。

“那有什么奇怪的呀,毕竟是那么强大的恶魔,腓烈大人把所有使徒和贤者都叫上,只是为了更加稳妥而已吧?!?/p>

“呵呵呵,帕丝丽安,你把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安洁莉娅呢?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在大公的注视下,安洁莉娅沉思了一会儿,随即抬起头。

“外公的意思是说,如果单纯是对付这场战争,把所有使徒和贤者都聚集在一起显得有些大材小用了对吗?”

“没错,在暗自调查巴洛德的时候,我一直都与芙妮特在一起行动,而在以前的战争中,我也曾经直面过S级的恶魔,正因为有了对比,我很清楚芙妮特究竟有多么强悍,更别说还有个和芙妮特同样厉害的席蕾娅。以芙妮特那样的实力,我很难相信对付S级恶魔会有必要动用福音机关几乎所有的精锐。而且除此以外,还有另一个不应该这么做的理由,你知道吗?”

见安洁莉娅陷入沉吟之中,大公笑了笑,又接着说了起来。

“使徒和贤者可不光是为了铲除恶魔而存在的,在这几十年没有战争的日子,他们实际上还承担着代替福音机关看管每个国家的职责。在福音机关统治下的世界中,国家的权力和职能已经被大大削弱,但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对福音机关服服帖帖,是靠着使徒和贤者们的震慑,福音机关才能够将整个大陆牢牢握在手中。想想看吧,一旦使徒和贤者从各国离开,难保不会有反抗势力趁机作乱,腓烈做事一向考虑得非常周详,现在却宁愿冒着后院起火的风险,也要把所有的精锐全部集中在一起,这说明了什么?”

听了大公的话,安洁莉娅顿时眼睛一亮。

“腓烈大人并不是为了稳妥才这么做,而是形势逼得他不得不采取这样的手段?!?/p>

“这就是最根本的问题所在了,这次的战争,绝对不光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腓烈一定隐瞒了部分实情,而且形势也一定比我们想象中还要严峻,所以腓烈才会集中所有精锐摆出决一死战的态势。达里安所做的梦也好,遇到的那个神秘男人也好,还有暗中计划着什么的笑面人也好,正好印证了这个判断是对的?!?/p>

达里安眉头一皱,脸色也变得阴沉了下来。

“也就是说,腓烈大人或许早就预见到了笑面人和那个不知身份的男人会干涉进来了是吗?”

“很有可能,腓烈的手中可是掌握着能够预见未来的‘启示录’,拜‘启示录’所赐,他能够得到许多我们不知道的情报。如果‘启示录’真的是给腓烈预知了非??膳碌奈蠢?,那么这一次的战争,实际上就是关乎人类生死存亡的一战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