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来临了,伴随着太阳的升起,城市里的居民又纷纷投入到忙碌的生活之中。

而达里安正上气不接下气地奔跑在通往学校的坡道上,听着远方突然传来的钟声,达里安顿时变得面如土色。

遭了遭了遭了,这不是完全迟到了吗!

达里安揪着头发懊恼地跪在地上。

圣路易斯学院对迟到有着非常严厉的惩罚措施,凡是迟到的人,都会扣除一部分学分。特别是对于毫无能力的达里安而言,学分更是显得尤其重要。

学分如果到达一个危险的数值,就会面临退学,而目前的达里安并没有从其它途径获得学分的办法,因为他实在是太弱了,之所以能勉强维持在学校就读的学分,全靠平常严格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只要满足全年没有违纪的条件,就可以加不少分数。而这一次的迟到对其余同学或许不算什么,对达里安而言几乎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因为这代表着今年的加分已经与他无缘了。

我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练那么晚了,可恶!

达里安气恼地把拳头锤在地上,然后又捂着红肿的拳头跳来跳去。

“大呼小叫的干什么?跟个没教养的猴子似的?!?/p>

听着熟悉的声音,达里安转过头去,看见安洁莉娅皱着眉头站在身后。

“安洁莉娅!”

达里安如同看见了救星,顿时激动地冲上前去。

“啊呀!笨蛋,你脸挨的太近了!”

安洁莉娅吓得连忙退后了半步,恶狠狠地朝达里安瞪了过去。

“还有,我上次不是说过不要随意叫我名字吗!”

“尊敬的安洁莉娅小姐,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因为这一次不小心的迟到,我现在面临着将被退学的?;?,你是公爵的女儿,在学校里老师都要让你三分,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也要帮帮我?!?/p>

“哼,我凭什么要帮你?你就这样退学不是正好……我都说了,别把脸靠过来啊,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无赖,流氓!”

安洁莉娅红着脸退到墙上,看着眼前达里安那不断逼近的脸,吓得连忙闭上眼睛大声叫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赶快从我面前离开??!”

“欧耶!”

达里安握紧拳头发出了欢呼,看着达里安得意的笑脸,安洁莉娅气呼呼地哼了一声。

“气死我了,区区一个贱民也敢威胁本小姐,真是莫大的耻辱?!?/p>

“安洁莉娅,你真的是个好人啊。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威胁到你,你只要稍稍使用一点力量,就可以把我赶得远远的,可是你还是答应帮我了?!?/p>

“别自作多情了,如果不是学校规定在外面不准胡乱使用力量,我一定会让你这个无礼的家伙在空中好好飞一会儿?!?/p>

安洁莉娅把略有些涨红的脸转向一边,伸手拨弄着自己的发梢。达里安收敛了笑容,郑重地鞠了一躬。

“真的太感谢你了,昨天的事情也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你?!?/p>

“你只需要以后从我眼前消失,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了?!?/p>

安洁莉娅白了达里安一眼冷笑出声,达里安思索了一会儿,挠着头尴尬地笑了起来。

“那可有点困难,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以后会注意的,只要看见你,我就偷偷离开,尽量不让你发现?!?/p>

“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看见我就跑了?你这样做,天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风言风语,到时候别人还以为本小姐欺负你了。你这个人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智商为零的呆子!”

看着安洁莉娅气鼓鼓地从身旁走过,达里安疑惑地摇了摇头,随即又赶紧追了上去。

两人沉默着走到校门口,守在门口的士兵看了看安洁莉娅,挥了挥手直接将两人放了进去。

“喔,你可真厉害,明明都迟到了,竟然没拦住我们登记名字?!?/p>

达里安一脸崇拜地看着安洁莉娅,安洁莉娅避开达里安的目光,轻轻哼了一声。

“那当然,我父亲可是这所学院最大的赞助者之一,况且今天上午我本来也提前请了事假?!?/p>

安洁莉娅一边说着一边和达里安走到了中庭的位置,然后停下了脚步。

“好了,就在这里分开吧,你先回你自己的班级里去,至于迟到的事,风纪委员那里我会帮你打个招呼?!?/p>

“真是太感谢你了!”

达里安感动地再次鞠了一躬。

“好啦好啦,快抬起头吧,别被其他人看见了?!?/p>

安洁莉娅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地左右看了看,达里安点点头直起身子。

“那我就……”

话音未落,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在学院四周,达里安和安洁莉娅瞪大眼睛面面相觑,同学们慌乱的喊声开始从各个角落响起。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安洁莉娅仔细听着警报的响声,不敢相信地皱紧了眉头。

“这是恶魔出现的警报,难道说有恶魔出现在这里了吗?”

“所有同学请注意!”

声音突然从上方传来,达里安和安洁莉娅抬起头,发现学院长那张须发斑白的老脸在天空中投影了出来。

“福音机关传来了紧急联络,城市外的孔出现了高频率的能量波动,消失多年的恶魔马上就要从孔里出现了,所有学生都立刻做好战斗的准备,现在马上在老师的带领下到中央庭院集合!”

“恶魔……”

达里安喃喃地念着,一旁的安洁莉娅脸色已是阴沉了下来。

“怎么会?竟然提前了!”

安洁莉娅咬了咬嘴唇,一把抓起达里安的手奔跑起来。

“快,跟我过来?!?/p>

“喂,学院长让我们去中央庭院集合,你准备带我去哪??!”

达里安踉踉跄跄地跟上脚步,安洁莉娅不耐烦地吼了回去。

“闭嘴,跟我来就是了?!?/p>

达里安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好些学生已经从各栋楼里跑了出来,安洁莉娅加快脚步,抓着达里安冲进废弃的旧楼里。

“安洁莉娅?”

达里安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安洁莉娅没有回应,伸手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会儿,然后用力按了下去,墙壁竟然发出“咔咔”的声音左右分开。

“这里竟然有暗门?!?/p>

达里安惊讶地说道,安洁莉娅突然伸手把达里安整个人推进了暗门里。

“你干什么!”

达里安从地上爬起来,墙壁迅速关闭,把达里安给留在了黑漆漆的密室中,安洁莉娅的声音紧跟着从墙外传来。

“这里是以前惩罚学生的禁闭室,你躲在这里就好?!?/p>

“别开玩笑了,恶魔已经出现了,我怎么能够在这里躲着!”

达里安激动地敲打着墙壁,却只能听见厚重的闷响。

“你只是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废柴,去对付恶魔只能是送死,如果珍惜自己的生命,就给我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等到恶魔被击退之后,我会把你从这里放出来?!?/p>

“喂,安洁莉娅,我是学院的学生,我也要战斗,我才不要做一个胆小的懦夫,让我出去,听见没有!快点让我出去!”

墙外除了警报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达里安顿时沮丧地坐在地上。

不行,不能在这里空耗时间,得找个方法出去。

达里安这样想着,左右观望了起来,朦朦胧胧能看见一些家具杂乱地摆放在这个宽阔的密室中。

达里安摸黑把整个房间给走了一遍,却怎么也找不到从这里出去的机关。

折腾了好一会儿,达里安疲惫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各式各样的身影。

不知道爸爸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恶魔。不过爸爸很厉害,应该不会有危险才对。

丽丝莉特呢?她和雅博那么强,应该会很轻松地把恶魔给解决掉吧。

安洁莉娅也真是大惊小怪,现在每个人类都会使用魔法,就算恶魔真的来了,城里有数十万的居民,还有好几万士兵,更何况福音机关的支部也设置在这里,光是拥有贤者称号的强者都有三个,恶魔怎么想也不可能造成太大威胁吧。

可恶,好不容易有了和丽丝莉特并肩战斗的机会,自己却只能在这个漆黑的房间里浪费时间。

达里安拿着剑不停地朝墙壁砍去,墙壁也只多了一道道浅浅的痕迹。不知砍了多久,达里安疲惫的把剑收回,然后靠着墙坐在了地上。

感觉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达里安已经听不见外面的警报声了,他翻身坐起,试着把烦躁的心平复了下来。

现在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恶魔已经解决了吗?

达里安一边想着一边看向前方的墙壁,突然发现有一块砖的颜色似乎要比旁边的深一些。

刚才眼睛还没适应黑暗,所以忽略了这一点吗?

达里安心里暗喜,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然后伸手用力一按,那块砖却纹丝不动,看来并不是开门的机关。

也是啊,如果这么轻易就能打开,安洁莉娅也不会把我关在这里了。

达里安把手放在墙上,闷闷不乐地叹了口气。

突然刺眼的亮光从达里安身后炸响,剧烈的震动把达里安甩到墙角,达里安下意识蜷缩身体把脑袋抱住,许多碎石砸在手臂上,然后滚落到了一旁。

爆炸让达里安的耳朵暂时失去了听觉,发出一阵“嗡嗡”的蜂鸣声。过了良久,达里安总算是缓了过来,捂着昏沉沉的脑袋,眯着眼睛适应着突如其来的光芒。烟尘散去,达里安睁开眼睛,整个背脊顿时一阵阵发凉。

一条长长的沟壑正横在自己面前冒着硝烟,整栋旧楼竟然被轰平了三分之一,自己如果不是走到了墙壁这里,现在绝对已经尸骨无存了。

这种恐怖的攻击,究竟是谁放出的?

达里安心有余悸地思考着,当他把头看向远方的城市,答案顿时就出现在眼帘中了。

那是一只起码有十层楼高的黑色怪物,纵使隔这么远也能看见它那庞大的身躯,如同人类一般臃肿的躯体上,是一条如蛇一般长长的脑袋,刺眼的亮光从它的脑袋上那颗大大的眼球中闪过,巨大的光束瞬间就从脑袋前射在了城市中,爆炸声随即从远处传来。

这就是恶魔吗?

达里安惊愕地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整栋楼传来摇摇欲坠的声响,达里安赶紧从地上爬起,踩着瓦砾连滚带爬地逃离了这里。

就在达里安冲出校门的一刹那,身后传来了整栋楼倒塌的声音。达里安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背后的浓烟,然后转头看向恶魔的方向。

学院是在一个山坡上,从这里能清楚地看见城市四处燃烧的火光,这时的达里安终于明白,自己对恶魔的估计还是过于乐观了,光是远处的那个庞然大物,就足够让这个城市陷入毁灭之中,而且不知道还有多少恶魔正在城里肆虐。

达里安突然打了一个趔趄,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自己颤抖了起来。达里安呆呆地看着那个正在四处发动攻击的巨型怪物,恐惧和绝望在达里安的心中逐渐蔓延了开来。

原来恶魔是这么恐怖的一种生物吗?自己竟然还认为恶魔没有什么好害怕,可是面对这样的怪物,自己又能用什么方法去对付它?

打不过的,这种恶魔就算是丽丝莉特和雅博也没有必胜的希望,更不要说什么力量都没有的自己。

安洁莉娅说的没错,我就算站在恶魔面前,也只是送死罢了。我竟然还妄想与丽丝莉特并肩作战,像这样的怪物,我就算锻炼一辈子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白费功夫。

达里安不甘心地咬紧了牙,血液从嘴角渗出,一股腥味在嘴里弥散开来。

他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自己,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与恶魔交战的场景,可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刻,自己竟然连迈步的勇气都没有。

就在此时,一道灿烂的光芒在远方炸响,怪物发出了痛苦的嚎叫,然后踉踉跄跄地退后了半步。

爆炸还在持续,怪物怒吼连连,被弥漫的硝烟所覆盖??醋叛矍暗那榫?,达里安突然眼睛一亮。

是丽丝莉特!

达里安脸上开始有了神采,刚才的闪光是丽丝莉特才有的光属性魔法攻击,而整个城市里拥有光元素力量的人,目前也只有丽丝莉特一个。

“你一定能变得比我厉害的,到时候可要?;の野?,毕竟你可是男孩子嘛?!?/p>

令人怀念的声音回响在达里安脑海里,他伸出双手拍了拍脸颊,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在这里消沉又有什么用,如果今天在这里退缩,那么自己坚持这么多年又有什么意义?丽丝莉特正在与这个怪物战斗,哪怕自己没有能力,但也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去帮助丽丝莉特,就算只是吸引一下这个怪物的注意力,只要能够给丽丝莉特创造出攻击的机会,自己也就算派上了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