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丽塔、罗林……”

看着熟悉的面孔,黛西的眼里忍不住渗出了泪水,帕丽塔把黛西抱在怀中,伸手在她的背上抚摸了起来。

“好了好了,幸好大家都没事。多亏迪亚顺着你们的脚印找了过来,还好赶上了?!?/p>

“对了,快扶我起来,那个怪物很厉害,我们要帮他们一起对付才行?!?/p>

“没事,你受了伤,先这样坐着吧?!?/p>

“但,但是……”

“没关系的,你在这儿休息一会儿,我们会去帮忙的,放心吧。来,我们先把你挪到后面去?!?/p>

“不,到这里就行了,还不知道周围会不会有其他恶魔,这个位置树木的间距比较宽阔,容易观察四周的情况?!?/p>

查尔出声阻拦了众人,随即转头看向正在达里安等人夹攻中嚎叫挣扎的白色异形,紧皱的眉头也稍微舒展了开来。

“真是厉害啊,没想到他们三个竟然会这么强?!?/p>

帕丽塔发出了感叹声,查尔却紧紧盯着达里安,眼神渐渐变得敏锐了起来。

“迪亚的那把剑,似乎有些不同寻常?!?/p>

“那当然了,那把??墒巧裨烊诵伟?,一开始还变成了个可爱的小女孩呢……等等,查尔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啊?!?/p>

“呵,呵呵,神造人形?”

查尔情不自禁地笑了出声,随即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没想到竟然可以亲眼见到传说中的究极兵器,难怪……”

“难怪什么???”

“那个怪物拥有非常强大的再生能力,可是看见了吗?迪亚对那个怪物所造成的伤痕并没有快速愈合,这一定就是神造人形的能力所导致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的确有希望能够彻底消灭这个怪物?!?/p>

“原来如此,不过查尔,今天你还真是健谈啊,明明平常都是一声不吭的?!?/p>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帕丽塔,罗林,稍微扶一下我,我要帮帮他们?!?/p>

左肩传来的疼痛让查尔不由得咬了咬牙,把短剑交换到了右手。

“你伤口还在流血啊,还是让我先给你包扎吧?!?/p>

罗林有些担忧地说着,查尔却坚决地摇了摇头。

“不行,这个怪物的再生能力太强了,就算是迪亚的攻击也只能延缓愈合,而我的暗元素之力可以腐蚀它的细胞活性,所以我要找到机会给这个怪物致命一击?!?/p>

“你想要怎么做?”

“我要把暗元素的力量聚集在这把短剑之中,然后插进它的身体里。这样一来暗元素就可以从它身体内部扩散至全身,他的再生能力也就会失效?!?/p>

“可是你现在这样根本就没法过去啊?!?/p>

罗林正说着,黛西突然从地上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让我来吧,我是水属性契合者,就由我来将它冻住,这样你就可以进行攻击了?!?/p>

“黛西,你受了伤,这样过去太冒险了?!?/p>

帕丽塔连忙扶住黛西的腰,黛西深吸了一口气,把长剑紧紧握在手中。

“大家都在战斗,我可不能在一旁就这样看着。而且为了侯爵大人,我也一定要亲手干掉这个怪物?!?/p>

看着黛西坚定的目光,查尔无奈地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好吧,那么就靠你来创造出这个机会了?!?/p>

“嗯,帕丽塔,我没事的,放开吧?!?/p>

“好,那我也来帮助你,罗林,你也会帮忙的对吧!”

“当然了,我肯定会帮忙的!”

“那,那个……”

嘉丽雅在一旁怯生生地伸出了手。

“我也是水属性契合者,我也可以帮忙?!?/p>

“紫罗兰小姐,这实在是太危险了,你还是别去吧?!?/p>

罗林有些紧张地劝说起来,嘉丽雅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不能老是躲在你们身后,让我出一份力吧,否则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p>

“紫罗兰小姐……”

罗林眼里闪烁着感动的泪花,又朝着躲在一旁的塞缪尔看了过去。

“你……”

“我是绝对不会去的啊,你们这么多人已经足够了,我就在这里给你们加油?!?/p>

塞缪尔一边说着一边侧过身子,帕丽塔顿时不爽地瞪了塞缪尔一眼。

“什么嘛,别人女生都自愿帮忙了,你一个大男人还这么胆小,真是丢人!”

“好了,帕丽塔,别再浪费时间了,迪亚他们还在战斗?!?/p>

黛西喘着气朝前走了一步,帕丽塔突然走到了黛西的身前。

“行啦,还是让我先上吧?!?/p>

“先不要慌,贸然冲上去说不定反而会打乱他们的节奏,你先找个合适的机会,然后……等等,你干什么!”

“我最讨厌犹豫不决了,遇到情况再说吧!”

查尔话还没说完,帕丽塔已经飞快地朝着怪物冲了过去。达里安等人正和怪物打得不可开交,背后突然响起了帕丽塔的大喊声。

“都闪开?。。?!”

安洁莉娅吓了一跳连忙收起手中的剑鞭,感受到背后急速膨胀的力量,达里安和汉娜也迅速朝后跳开。金光环绕的帕丽塔纵身跃起,宛如疾驰而来的流星径直撞在了怪物身上。

“看招看招看招?。。。。?!”

帕丽塔像闪电一般在怪物四周来回穿梭,怪物连翻身都做不到,就这么一直处于击飞状态,在半空中承受着帕丽塔的重拳。

“这个笨蛋干什么啊,竟然就这样冲进来,真是服了她了!”

安洁莉娅不爽地把剑鞭合拢,汉娜则是抿着嘴微微笑了起来。

“不过这的确是帕丽塔小姐的作风?!?/p>

“不管怎么说还是太鲁莽了!”

安洁莉娅正抱怨着,突然发现其他人也从后方一并走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都过来了?!?/p>

“我们都是一个小队的,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p>

黛西瞥了达里安一眼,抬起长剑站到了他的身旁。

“查尔有办法能够给这个怪物致命一击,但在此之前需要封住它的行动,能帮我创造出这个机会吗?”

“没问题,安洁莉娅,你也趁现在积蓄力量吧?!?/p>

“知道了,你们自己小心?!?/p>

安洁莉娅手腕一抖,剑身瞬间开始燃烧起炙热的烈焰,而帕丽塔的攻势已经随着体力的消耗开始逐渐变缓。

“好,那我也上了?!?/p>

达里安从人群中飞速跃出重新加入战局,查尔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汉娜。

“女仆小姐,你是风属性契合者对吧?”

“是的?!?/p>

“一会儿我需要你的帮助,能过来搭把手吗?”

“非常乐意?!?/p>

汉娜微笑着走到查尔身边,罗林放开手退了一步,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查尔的肩膀。

“查尔,你的伤口还在流血,真的没问题吧?!?/p>

“没什么,现在可是生死关头,就算是再重的伤也只有忍着。罗林,去帮他们吧,我准备好了之后会告诉你们的?!?/p>

“好……”

罗林转头看向正在和怪物战斗的达里安与帕丽塔,不由得吞了口唾沫。

动起来罗林,动起来,他们都在战斗,你可不能这么胆小啊。

罗林心里一遍遍给自己打气,可是双腿却不争气地颤抖了起来,无论怎么使劲也迈不出去。

“那个,罗林先生,我一会儿也会上的,一起加油吧?!?/p>

嘉丽雅朝着罗林投去了鼓励的目光,罗林浑身一震,神情瞬间变得喜悦了起来。

“谢谢紫罗兰小姐,我突然感觉自己有干劲了!喔哦哦哦哦哦!”

在黛西和查尔惊愕的目光中,罗林一边大吼着一边提着雷光闪闪的匕首冲了上去。怪物正好一掌将帕丽塔和达里安逼退,转头对着冲来的罗林张开了自己的大嘴。

“叽?。。。。?!”

“噫?。?!”

罗林刚鼓起的勇气在怪物的这一声尖叫中瞬间变得无影无踪??醋殴治锘永吹睦?,罗林心一横,匕首上的雷光顿时变得更加刺眼了起来。

“啊啊啊啊,我跟你拼了!”

罗林把匕首举在胸前,巨雷瞬间轰击而出炸在了怪物的胸膛上。怪物带着一身硝烟被震飞了出去,而帕丽塔也紧跟着包抄在了怪物的身后。

“罗林,干得漂亮,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帕丽塔一记重拳将怪物给砸在了地上,达里安从半空跳下,一剑插进了怪物的脑袋里。

怪物一边惨叫一边扑腾着自己的身躯,达里安迅速跳起躲开怪物挥来的双爪,手跟着一挥,月牙形的剑气把刚站起来的怪物又重新劈倒在地。

“黛西,就是现在!”

“知道了,快点躲开!”

黛西抬起长剑向前刺出,嘉丽雅也在一旁伸出双手,怪物刚从地上的坑里撑起身子,立刻就被奔涌而来的水流给淹没,随即被牢牢地冰封在了大地之上。

“好,就这样冻住他!”

罗林兴高采烈地振臂高呼,可还没高兴太久,紧跟着覆盖住怪物的冰块就出现了一根根裂痕。

“他,他他,他要挣脱了!”

罗林吓得脸色惨白,黛西和嘉丽雅将全身的元素之力提升到了极致,可依然无法阻止裂痕的扩大。

“查尔,快点!”

听着黛西的大喊声,查尔咬着牙紧闭双眼。

暗元素的凝聚速度早已经超过了正常人能够承受的阈值,整只右手就像是在烈火中炙烤一般,让查尔痛得难以忍受。

可就算是这样,查尔也仍然在努力坚持,他心里明白,以那个怪物的实力,这种规模的冰封没法困住他太长的时间,致胜的机会只有那短短的一瞬。

“呯!”

怪物上半身已经从冰块中挣脱了出来,而查尔也在同时间睁开了眼睛。

“女仆小姐,可以了!”

汉娜右手一推,在喷射的飓风中,查尔的速度在这一瞬间达到了极致。

“啊啊啊??!”

查尔伸出右手用尽全力刺了出去,与怪物撞了个满怀之后,跌倒在地上滑了老远才停了下来。怪物突然停住了动作,颤抖地埋下头看向插在胸口的短剑。

一束,两束……

黑色的光芒从伤口处放射而出,怪物全身各处开始出现龟裂,捂着胸口发出痛苦的哀嚎。

“有效了,暗元素正在逐渐破坏它的身体组织?!?/p>

黛西喘着气露出了一丝微笑,怪物却突然将短剑从胸口抽了出来扔在地上,转头朝着众人张嘴嚎叫起来。

“唰!”

蓝色的剑影从天而降把怪物给斩成了两段,达里安站稳身子,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安洁莉娅。

“哥哥,安洁莉娅要攻击了,快躲开?!?/p>

“知道?!?/p>

达里安从怪物身边飞速撤离,安洁莉娅挥出右手,赤红的剑网将怪物瞬间切割成了无数碎块,紧跟着在腾起的烈火中熊熊燃烧了起来。

恐怖的恶魔终于彻底消灭掉了,看着在火焰中逐渐化为灰烬的肉块,罗林总算是放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终于干掉它了,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恶魔?!?/p>

“侯爵大人,我为你报仇了……”

黛西噙着泪水,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泣不成声。达里安同情地看了黛西一眼,转身将趴在地上的查尔扶了起来。

“你身体没事吧?”

“还好,只要能活下来,这都不算什么?!?/p>

查尔苦笑了一声,肩膀传来的疼痛让他不禁皱了皱眉。

“你的伤有些严重,要赶紧包扎才行?!?/p>

“让我来处理吧?!?/p>

汉娜伸手把查尔接了过去,达里安擦了擦脸上的汗,转头看向仍坐在地上抽泣的黛西,眼睛里闪过一丝歉意。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p>

“不,都是我的错,侯爵大人是为了救我才被这个怪物杀死的。我对自己好失望,什么贤者候补,什么全校第一,真正遇到恶魔之后,不仅?;げ涣俗约?,还害死了别人!”

黛西痛哭流涕地伏在地上,安洁莉娅突然走上前来一把揪住黛西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就算你在这儿哭得再大声,他们也没办法复活了。与其在这儿哭哭啼啼的,不如想办法好好活下去?!?/p>

“你懂什么!侯爵大人对我而言就如同父亲一样,没有他,就没有我黛西的今天!”

“所以呢?你就要继续在这儿哭上一整天吗!这个森林里不知还藏了多少像刚才那样的恶魔,如果你死在这儿,侯爵就真的是白白牺牲了!”

安洁莉娅将黛西给推了出去,帕丽塔连忙冲上去把黛西扶住。

“安洁莉娅,你不要这么吼她嘛,毕竟这么多人牺牲了,她心里也不好受?!?/p>

“现在没功夫关心她的心情了,我们可还没有脱离危险呢,如何从这里逃出去才是最优先的事。真是的,一点也没有队长的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