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海域。

在至今未能探明全貌的大陆之外,距离海雾舰队活动的西部海域相距甚远。

或许跨越了中部海域,可能在大洋彼端找到位于这个世界某处的新大陆,但是至今还没有哪个种族有能力去开展探索。

航空魔导舰“尤克特拉希尔”如同一颗银白色的彗星,拖曳着优美的彗尾划破天际。

他们的高度已经降到了云层以下。

“主人,距离很近了?!?/p>

“放慢速度吧,瞳?!?/p>

艾卡看向窗外的景色,苍穹和海面互相映衬。浪花飞溅,偶尔高高卷起的狂澜,洪洪浩流的白浪渐渐又会回复平静。

与碧蓝苍穹带来的宁静感不同,蔚蓝色的巨幅画布带来的是雄伟壮丽的观感。

这并不是大家第一次欣赏大海,在海雾舰队的日子里他们终日与海相伴。但是从这么高的角度俯瞰蔚蓝色的巨幅画布还是第一次,跃动的无垠海面无不使观者心潮澎湃。

“尤克特拉希尔”下方的海面零零星星分布着众多岛屿,多是郁郁葱葱,散发着无尽生机的小型海岛。

“据说世界树周边的魔力粒子浓度很高,应该就是那些海岛都被植被覆盖的原因吧?!?/p>

空气中蕴含的魔力粒子是世界万物的生命之源。现在大家得知了世界万物赖以生存的魔力粒子是起源于世界树,更加确定了这一假说。

“这下面应该不会藏着第四阶级第五阶级的大海怪吧?”

“泠,难道说你有深??志逯⒙??”

所谓深??志逯?,就是因为将深??醋魇强植赖纳钤?,看到大海就会紧张起来的一种怪病。据说害怕幽暗密闭空间的人也会出现深??志逯⒌谋硐?。

“在海里面都什么都看不见,越往下走就越黑,肯定容易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吧。不过我倒是从来没有害怕过,以前也有下过海的经验?!?/p>

“别说了,流音都开始想象了?!?/p>

“我、我才没有害怕!”

严重的深??志逯⒒颊?,只要简单想象一下,比如自己身在一个幽暗密闭的空间里,脚下突然浮现出某种体型庞大的黑影,下个瞬间就被未知的庞然大物张开血盆大口吞进去的恐惧感就会历历在目,仿佛亲身经历过一样。

“不存在的?!?/p>

“瞳,你是说这里没有高阶级的魔兽吗?”

“拥有智慧的魔兽不会去贪图世界树的魔力,那种做法是在自取灭亡。被你们称作中部海域的这里不会有除世界树之外的智慧魔兽?!?/p>

“占山为王的意思吗……”

只听瞳和光对世界树的描述,似乎神乎其神。艾卡愈发想要一探传说中位于第五阶级之外,作为世界根源的古老魔兽的真面目。

“不对不对,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让薇汐醒过来……”

“艾卡,你一个人在那里念念叨叨些什么啊……”

“尤克特拉希尔”没有能够确定世界树位置的定向仪,世界树的具体位置都是凭借瞳的直觉来感知,以此来调整“尤克特拉希尔”的前进方向。

艾卡是这样理解的,瞳的感觉应该与自己和洛洛之间被那道日??床患哪Яν妨拥母芯跸嗨?。大概瞳和世界树之间也有像是那样的联系,毕竟瞳的存在便象征着世界树本身。

周围除了形状各异的海岛就是风景相近的海面,总有种可能在汪洋大海迷失方向的错觉。如果世界树真的如瞳所说就在前方,有着传说中扎根海底,头顶青天,如同擎天柱般的巨体,现在应该已经差不多可以看见影子才对。

可是至今为止,“尤克特拉希尔”前方的水平线仍然看不见有什么变化。

“瞳……”

“准备进入世界树的结界?!?/p>

“诶?你说什么?”

突如其来的通知,瞳的话音刚落,大家就瞬间有种跨越了某道境界线的感觉。

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异样感。

仿佛为了证实那种异样感并非空穴来风一般,晴朗的天空转眼间乌云密布。

远方频频传来震耳的雷鸣,如同饥肠辘辘的野兽从喉咙深处挤出的低吼。

“这种感觉……”

“嗯,和我们以前突破遗迹结界的时候很像……”

在场唯一能够回忆起相同感觉的人,只有曾经共同参与过霜月学园遗迹探索的艾卡和泠。

如果遗迹是传承于世界树的魔力而诞生,那么此时会有类似的感觉能够解释得通。

原本单调的水平线产生了明显的变化。

起先是周围泛起厚厚的浓雾,景物的轮廓全部显得模糊不清。

今天的天气原本非常晴朗,中部海域的空域万里无云,视野十分开阔。然而美不胜收的蓝色风景线如今变成灰蒙蒙一片。

令人身心舒畅的海风也变成了可怕的狂风,异常的风压甚至将超大型航空魔导舰的庞然巨体强行推离了预定的轨道。

“瞳,看来世界树不怎么欢迎你啊?!?/p>

原本以为瞳和世界树是同根而生,接近世界树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阻碍,没想到连世界树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就提前受到了这种待遇。

“我只是主人的魔装……”

“没错,你只是我的瞳而已,”艾卡快步走到瞳的身边,“这种程度的结界,我们两个人一起突破很简单吧?”

“没有问题?!?/p>

除了擅自进入进入状态的艾卡和瞳两人,其他人都侧目无语地看着主从两人在豪华的驾驶室里构筑出旁人无法接近的“结界”。

眼前的狂风暴雨不断消耗着“尤克特拉希尔”的动力和魔力。

没有多余留给他们犹豫的时间了。

作为世界的根源,世界树的周边是不可侵犯的禁地,所以至今为止没有任何生物能够从外部接近世界树。

就连世界树的本体都隐藏在无形的结界之中。

在狂风暴雨的遮蔽下,依然看不见世界树雄伟壮观的影子,就连“尤克特拉希尔”窗外的景物一起都从视野范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震耳欲聋的巨响紧接着在近在咫尺的距离炸响,与遗迹的结界如出一辙。

“这不可能是普通的自然现象,即使是魔装都不可能构建出这种结界吧……”

“世界树是所有魔装的母亲,她的结界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结界了?!?/p>

“如果现在小汐在这里的话……”

“雪潮汐霁也做不到,她只是世界树的一片落叶而已?!?/p>

瞳的意思是薇汐只有世界树万分之一的力量。在造物主的面前,一切生灵的力量都显得如此渺小无力。

“不用顾忌那么多,我们都已经来到这里了,没有退回去的选项。瞳,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突破世界树的结界!”

数道龙卷风宛如矗立在海面上的擎天柱石般,对“尤克特拉希尔”形成了包围之势,如同拥有智慧的巨兽将他们视作了摧毁的对象。

厚重的云层之间四处都有闪光乍现,就像一群金色的巨蛇在仰头蠢动。

“不好意思,薇汐……”不知道是不是越来越接近世界树的缘故,艾卡感觉到自己和薇汐之间的联系变得活跃起来了,“我要借用你的魔法了?!?/p>

这种感觉十分不可思议,虽然虚无缥缈,但是确实能够牢牢抓在手中。

艾卡有种没来由的自信,现在的自己能够做到。

“主人,身体……”

“我知道,我会注意?!?/p>

同时驾驭瞳和薇汐,上一次已经吸取过足够的教训了,艾卡在内心祈祷自己的身体能够产生某种抗体来抵制这种副作用。

纯白的魔力光辉在艾卡的周身闪耀,视野里充满光芒,熟悉的力量奔流在艾卡和薇汐的契约通路之中。

——能做到!这是薇汐和我的心愿!

纯白的魔法阵在“尤克特拉希尔”的顶部和底部显现,如同三明治般将雄伟的舰体置于其间,此刻的艾卡拥有对这份力量的绝对掌控权。

“苍磷的鸟笼——”

两层显现的纯白魔法阵化作苍色的几何体魔力屏障,将“尤克特拉希尔”的身躯层层环绕。

“这是……小汐的魔法……”

“为什么艾卡和薇汐会……”

“这就是持有者和缔结了契约的魔装之间爱的力量啊,我的主人?!?/p>

“你在胡说些什么……等等,艾卡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尽管成功展开了仅属于薇汐的最强防御,但是艾卡正经受着预料之中的头痛折磨。

“瞳,不用担心我,用最大的航速前进……”

艾卡将所有的精力都用来维持苍磷的鸟笼,咬着牙对不安看着这边的瞳说道。

“艾卡,千万不要勉强??!”

泠只能焦急地在一旁看着,她什么都不能为现在正饱受痛苦折磨的艾卡做点什么。

身旁的光侧头看着这样的主人,她的身影无声无息地原地消失了。

“诶……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光?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泠小姐?”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没关系,比起我这边的小问题,艾卡为了我们忍受的痛苦要更多!”

泠有些脸红地单方面结束了与光的意识交流,快步走近艾卡的身边。

“泠,现在不要靠近我,可能会有危险……”

“我也不想??!”泠比当事人艾卡还要焦急地打断他的警告,“艾卡,答应我,不管接下来我要做什么你都不要动??!”

“你在说什么啊……”

“你快点答应我??!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要影响到薇汐的魔法!”

“……我知道了?!?/p>

艾卡认真地回应了泠提出的要求,将注意力全部放回维持薇汐的魔装。

泠两步走上前,抬起艾卡的脸庞就不加掩饰地吻上了他的双唇。

艾卡在这个瞬间终于知道泠为什么要警告自己了。尽管如此,他的魔力难免随之发生动摇,苍色的结界出现了薄弱之处,“尤克特拉希尔”的舰身猛然摇晃了一下。

但是一想到泠为此下定的决心,绝对不能让她的努力付之东流,艾卡迅速稳定了心态。

在两人的嘴唇碰触到一起时,另一种从未感受过的魔力流入了艾卡的身体之中。

这次接吻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但是泠紧闭着双眼紧紧贴在艾卡的身前。虽然她可能还不知道这次接吻的真正作用,但是却依然用心去认真对待这般神圣的行为。

数秒过后,泠带着绯红的脸颊和急促的喘息,离开了艾卡的身体。

“别误会了,这只是情况所需……”她的反应比艾卡更加明显,明明之前提醒艾卡要保持冷静是她自己,“光告诉我说这样就能将我的精神世界分给你一部分,感觉舒服点了吗?”

在接吻的过程中,艾卡便明显感觉到头痛欲裂的痛苦缓解了许多。

“谢谢你,泠,已经完全没问题了?!?/p>

泠抬起手臂虚掩着嘴角,另一只手召唤出光炎剑,将赤金色的长刀横举在胸前。

两层魔法阵重叠了起来,那是薇汐的魔法和泠的魔法。

海面卷起的复数巨型龙卷风已经锁定了目标,不断往“尤克特拉希尔”的舰身逼近。

“艾卡,你绝对可以做到!”

感觉到了泠那份融入身体之中的温暖魔力,艾卡将两位少女的力量融为一体。

“苍辉的鸟笼——”

苍色的结界镀上了一层薄金,纯白和赤金的魔力粒子融入“尤克特拉希尔”银白的魔力光辉之中。

受到大家的齐心协力,“尤克特拉希尔”展现出与雄伟的舰身不相符的机动力在龙卷风兽群的缝隙间穿梭。虽然狂暴的龙卷风如同嗜血的猛兽般阴魂不散地展开追击,但是“尤克特拉希尔”丝毫不为所动,瞳控制着巨大的舰身冷静地持续闪避,令人难以相信那么庞大的钢铁之躯竟然能展现出如此精湛的机动力。

一份力量不够,那就用两份;两份力量不够,那就用三份。

大家的力量汇聚在一起,足以突破世界的根源给他们设下的路障!

“瞳,准备好了吗?”

控制着“尤克特拉希尔”回避龙卷风攻击的瞳仅凭艾卡这句话就领会了他的意图。

“没有问题?!?/p>

她淡淡地回答,完全不为外界的狂风暴雨所动。

艾卡露出预示着胜利的笑容,同时动用出压在箱底的自己那份力量。

“机械炼金——‘尤克特拉希尔’!”

“尤克特拉希尔”舰身各处的多组炮门同时开启,魔炮汇聚于一点,爆发出惊人的魔力,以雷霆万钧的气势洞穿笼罩在上空的漆黑积雨云,魔炮通过的痕迹自然形成一条道路。

“去吧!道路已经开出来了,只要继续前行就好了!”

只要不止步,路就在前方。

所以,不要停下来??!

艾卡突破了自身的极限,他咬紧牙关,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尤克特拉希尔”的魔炮开创出来的轨迹。

自己的身边有泠,有瞳,有薇汐,还有许许多多注视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的人,艾卡仿佛长出了翅膀,得到了自由翱翔天际的动力。

下一个瞬间,“尤克特拉希尔”终于冲进了厚重的漆黑积雨云,以完全没有减弱的势头沿着大家开拓出来的道路逆流而上。